加油中国首页 | 手机客户端下载 | 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北京

[切换城市]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
加油中国官方微信

塔尖下的中国“草根足球”

时间:2014-01-13 00:19:03 浏览:42797次 作者:


  据《南方都市报》中国足协球员注册信息系统显示,1990年至1995年间,中国参加足球运动的青少年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的65万人。而截至2007年底,数据库中只有区区3万人,足球学校的数量从鼎盛时期的4300多所下滑到目前的20多所。


  “毫无疑问,奥运会会给中国带来空前的体育热情,但中国需要的是这样一个平台———完了以后,给个机会继续”


  “除了设计春夏秋冬联赛赛制,应该培养更多人对足球的热爱”


  ———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的另一名创始人DavidNiven认为,他们正在做的其实是个系统,体制外的系统


  “中国足球是精英足球,看到的只是金字塔顶尖,缺少塔基,小的体育项目可以这样做,但足球不行。如果不马上做出改变,中国足球就全完了。”


  ———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董事长RowanSimons


  在北京乃至中国,究竟有多少业余足球球员?没人说得清楚。但有一点非常清楚:详细数据,中国足协、北京足协也不知道。


  有据可查的估算来自国际足联,在其2006年的资料中,特意将中国和英国做了对比:中国拥有13亿人口,但业余和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只有70.8万人;英国只有4,100万人口,业余和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却有73.8万人。


  “中国足球是精英足球,看到的只是金字塔顶尖,缺少塔基,小的体育项目可以这样做,但足球不行。如果不马上做出改变,中国足球就全完了。”中国最大的业余足球俱乐部———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董事长RowanSimons如是说。


  业余球员足球之夜


  欧洲杯刚刚过去,整条街,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关心足球呢?他们当中有学生、律师、公务员和公司职员。在中国现行的足球体制下,他们的身份只有一种:业余球员


  英国人KeithBradbury把奖杯颁给一名获奖者,在霓虹灯照耀下的舞台一角,黄澄澄的奖杯刚好排满桌面,幸运儿们正忙着往杯里盛酒,摆出一副激情四射的POSE拍照留念。


  没有声嘶力竭的长啸欢呼,7月11日晚,在这家名叫“西部牛仔”的主题酒吧里入座的,每个人都是冠军。在过去的漫长的7周里,他们经过了14场恶战,从88支竞争队伍中厮杀而出,现在,终于可以坐下来,端起啤酒,在劲爆的音乐声中相互道:“cheers”。


  “我们喜欢足球,喜欢她,离不开她,”手臂上有块硬币大小疤痕的张裕崎说,他刚从KeithBradbury手中接过2008年万国群星5人制足球联赛夏季南部联赛第二级别冠军奖杯。接下来,他准备和其他几个饥肠辘辘的伙伴们饱食一餐。这是足球之夜,当晚的墨西哥烧烤自助餐及酒水是无限量供应。


  对足球狂热而又真挚,没有听错吧?这里可是中国,可是北京朝阳区女人街星吧路。在这条狭长的街道两边,各类风情的酒吧比邻接肩。今夏,欧洲杯刚刚过去,这里显得十分冷清;人们又过早听到了国足无缘南非2010年世界杯的消息,消息称:中国队在2014年之前都不会再有机会出现在世界顶级赛场上。至少接下来的两年之内,热衷于中国足球的球迷们将会哑然无声。整条街,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关心足球呢?


  他们当中有学生、律师、公务员和公司职员。在中国现行的足球体制下,他们的身份只有一种:业余球员。


  张裕崎正是其中一员,他的职业是首都朝阳区某法律咨询公司的律师,平常穿着笔挺的西装,一副专门帮人解决法律问题的派头。在8小时之外,他解开衣领脱掉皮鞋,脚底生风,和那帮哥们“球场见”。在北京乃至中国,究竟有多少业余球员,没人说得清楚。但有一点非常清楚:详细数据,中国足协、北京足协也不知道。


  有据可查的估算来自国际足联,在其2006年的资料中,特意将中国和英国做了对比:中国拥有13亿人口,但业余和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只有70.8万人;英国只有4,100万人口,业余和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却有73.8万人。


  KeithBradbury断言,中国足球缺乏群众基础,足协甚至没有一个专门分管业余足球的部门。他是中国最大的业余足球俱乐部———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的总经理。


  2001年,当三名合伙人RowanSimons、KeithBradbury和DavidNiven来到北京某区工商局注册大厅时,官员们第一次听到中外合资业余足球俱乐部这个名字。如今俱乐部已经有了六万名会员,每个周末的五人制比赛都有100多个队参加。


  他们要做的是,为这100多支球队设计春夏秋冬四场赛制,设计一张可以层层晋级的网。这张网将是全世界最大的业余足球网络。


  “中国足球是精英足球,看到的只是金字塔顶尖,缺少塔基,小的体育项目可以这样做,但足球不行。如果不马上做出改变,中国足球就全完了。”在大洋彼岸,41岁的RowanSimons,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竞技体育VS群众体育


  2006年,中国奥委会副主席吴寿章向媒体坦承:竞技体育的发展在技术上有与群众体育拉开距离的趋势:“我们现行的从千万人中挑选运动员的做法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RowanSimons到达北京外国语学院的1987年,是中国奥委会在国际奥委会中恢复合法地位的第8个年头。此后,申请奥运会举办权一直是北京的夙愿。


  RowanSimons相信,8月份即将到来的北京奥运会,中国将迎来竞技体育发展的又一高峰。在他近20年的异国生活中,其身体力行的“草根足球”实验则是竞技体育与民间体育如何协调发展博弈的冰山一角。


  在中国,竞技体育成绩斐然。不但连续五年获得亚洲运动会排名第一的好成绩,而且在奥林匹克盛会上,能在十几年的时间内跻身金牌总数三强之列,充分显示出竞技体育发展的高速度。


  保证这种高速度发展势头的是一种“举国体制”,即国家管理型体制,由国家一家来办竞技体育,社会基本上不参与。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在悉尼奥运会结束后的汇报发言可谓切中要害:“没有‘举国体制’、全国一盘棋的优势,就没有体育事业的更快发展。”


  而群众体育则经历了“资源不足”、“条件不成熟”,群众体育的发展缺乏自发性的群众基础阶段。1954年国家体委在酝酿机关编制时,拟成立一个群众体育处,而后,国家体委成立了群众体育司,中国才第一次有了政府部门职能司管理这个关系到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大事情。


  到2006年时,中国奥委会副主席吴寿章向媒体坦承:竞技体育的发展在技术上有与群众体育拉开距离的趋势。


  所以,当RowanSimons初次来到北京,准备和同校留学生们踢一场友谊赛时,他发现这一切是多么困难。首先,他们找不到一块场地;其次,也找不到对手,在当年,中国还没有一个业余足球俱乐部。所有体育项目都是单位来管,有一个严格的国家主导制体育系统。而这些赛事,哪怕是即兴的校园友谊赛也需要提请报批。


  每次重大赛事都必然带来一股体育热潮,1990年中国主办亚运会时,RowanSimons在一个亚运会赞助公司负责招标工作。他说,看到了当时社会的一股热潮,但很快又退却了。


  那是在1993年春天,中国第一次尝试申报奥运会。RowanSimons回到北京电视台,主持一档名叫“奥林匹克之梦”的节目,这档节目的宗旨是希望能够发现并且向大众宣传在北京的普通人身上所存在的奥林匹克精神,但他发现这种想法实际上不成功,因为这种人大多数都在体育院校里面。


  这一年,中国申办奥运会以失败告终。


  “我们现行的从千万人中挑选运动员的做法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一个国家竞技体育的发展除了要有雄厚的物质基础,还需要全民族的健康体魄、强烈的体育意识以及对体育的支持与认可,”吴寿章在上述采访中对媒体说。


  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在正视一个问题:竞技体育的发展取决于全民族素质的提高。“奥林匹克精神主要体现在教育自己克服困难、积极向上、活得更好。我们要把中国的全民健身与西方的奥林匹克精神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持续的热潮,”这名体育官员说。


  对于RowanSimons来说,他看到了全部过程。2007年亚洲杯中国队失利以后,他已经做好准备接受采访,第一个采访他的是《环球时报》———《人民日报》的子报。这名女记者问了一个挺不靠谱的问题:“中国是否应该继续玩足球,还是完全放弃专心玩其它项目?”


  RowanSimons说,“这个问题简直是不可思议,并且揭露了整个中国存在的问题:只想玩一些有可能赢的运动。”


  这名记者又跟进了一个话题,让RowanSimons觉得听到了关于足球的最坏最坏的消息———她说,“北京奥运促成了全民健身,之前要求所有学校的运动场馆向民众开放,随着奥运会的临近,政府宣布完全关闭这些设施。”


  “当然,出于公共安全考虑,我也完全能够理解,”RowanSimons说。


  先有足球还是先有足协


  在英国,99%的俱乐部还保持着业余地位。相比有着夯实的金字塔塔基的英国足球,中国足球的发端概括来说大致如此:先有足协,然后有足球联赛


  在帮北京电视台解说英超的时候,RowanSimons发现中国人其实很喜欢足球,私下里,还有人在赌球,但就是没人踢球。“你不是天才,你干嘛踢球?”这种思维贯穿至今。


  那是在1996年-1997年间,他开始想,“是不是应该自己成立俱乐部,回到英国150年之前的想法。”


  世界上最早的足球协会出现在英格兰。“最初只是几个人在玩足球,人一多,他们成立了俱乐部;有了几个俱乐部的时候,他们又说,我们是不是有个足球协会?1865年,英格兰十几个足球俱乐部在一起开会,将统一规则写下来,成立了足球协会。英足总的光荣之路由此开始,150多年的发展,只有少数俱乐部变成了专业俱乐部,比如曼联或者利物浦,后者是在1892年成立的业余俱乐部,但大部分没有往这方面发展,在英国,99%的俱乐部还保持着业余地位。”


  相比有着夯实的金字塔塔基的英国足球,中国足球的发端大致如此:在没有任何足球队或者俱乐部的情况下,先成立了一个中国足球协会。在上世纪90年代,中央做了决定,说应该要有个职业联赛。于是1993年,迅速成立了10多家足球俱乐部,然后有了甲A(现在的中超)。概括来说:先有足协,然后有足球联赛。


  2001年,RowanSimons和另外两名合伙人去工商局注册“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时,官员们对第一次听到中外合资业余足球俱乐部拿捏不准,转而让他们去找中国足球协会。


  “他们认为我们的想法很愚蠢,他们说:”为什么你们要让这些对足球没有用的人参与进来?‘“


  “我认为他们并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因为中国的体育是精英体制,中国足协根本就不管业余足球的事,”RowanSimons说。


  在万国群星俱乐部成立之前,RowanSimons就在北京东北旺附近建了一个专业球场来进行11人制的业余足球比赛。“这是经当地政府批准开垦的荒地,用来发展业余足球。球场是由两个废弃的鱼塘改造的,政府从中也没有收取费用。”他说。


  但是,随着国家土地的私有化,俱乐部也不再享有任何当年的优惠政策。昂贵的租借费最终让俱乐部放弃了这块场地。


  相比之下,几年前的中国,大量体育场馆的闲置又导致物力资源浪费。据全国体育场馆普查资料,截至l995年,全国共有各类体育场馆61.6万个,总面积为7.8亿m2,人均0.65m2,向社会开放的仅为44.1%,部分开放的占21.3%,34.6%的体育场馆没有开放,大部分时间处于闲置状态。如此等等,造成竞技体育的发展成本过高。


  据报道,此次北京奥运会场馆建设的总预算将控制在130亿元人民币之内。在2007年10月份的记者招待会上,北京市体育局群体处副处长颜纳新表示,2008年奥运会结束之后,北京的群众体育将会有一个空前的发展期。


  “奥运会场馆有很多是建在社区和大学院校里,在建设的时候我们就考虑到赛后的利用,这些场馆会在比赛以后为社区的居民和大学生提供他们的体育活动场所,这是赛后一个利用方面。相信这些场馆不会闲置。”这名官员说。


  选举中国足协?


  “我的想法是足球是一个娱乐,就是一个玩儿。那么以后我们这些业余俱乐部是否也能参加投票,选举中国足协,让中国足协真的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个行业协会呢?”


  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的另一名创始人DavidNive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他们正在做的其实是个系统,体制外的系统。


  这对之前的足球网络来说是种拓展:“除了设计春夏秋冬联赛赛制,应该培养更多人对足球的热爱,在把学习放在首位的中国教育制度下,这种情况并无多大改观。”


  毫无疑问,奥运会会给中国带来空前的体育热情,但中国需要的是这样一个平台———“完了以后,给个机会继续,”DavidNiven说。


  据中国足协球员注册信息系统显示,1990年至1995年间,中国参加足球运动的青少年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的65万人。而截至2007年底的状况则令人瞠目,数据库中只有区区3万人,足球学校的数量从鼎盛时期的4300多所下滑到目前的20多所。


  “如果中国足球的参与度能达到英格兰的水平,运动员就会比现在多四千万,”RowanSimons在电话里说。“如果现在进行体制改革,这个目标很快就能达到。”


  从2000年开始,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施行了一项政策,目标是在学校当中创建青少年体育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性质是公益性的,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的俱乐部,主要是为了吸引广大的青少年学生在课余时间到这个俱乐部来参加各式各样的体育活动。目前,北京市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截止到现在已经有110个,国家体育总局有一些扶持资金,要求市和区都有一些配比,从前两年的政策来说,总局、市和区要求是4:4:2,扶持两年。


  “各种因素太多,不一定有效,”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足球活动经理张学鹏认为,这个80后的北京青年在英国学完体育管理后,重新回到中国,更加看清了两者之间的差距,“我们的青少年足球培训课程,首先要告诉家长两件事:第一、这里不是培养专业的球员,而是让他们感受足球的快乐;第二、踢足球不一定影响学习,还可以交流英语。当然,家长们更看重后者。”


  在上个月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国足球的新书《BambooGoalposts》中,RowanSimons表示,中国足球已死,而且由于缺乏群众基础,其复苏恐怕也将十分缓慢。


  这个观点并不为太多人接受。5月23日,在一场《2008年奥运会后中国足球何去何从》的话题讨论中,作为草根足球俱乐部代表的RowanSimons和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张路相继发言,后者代表了中国专业足球俱乐部。


  张路在会议上一反去年的悲观论点,为中国足球进行了辩护。他认为,现在中超的观众在回升,在2004年到2005年的时候,每场中超联赛只有1万人,而今年已经提升到了2万人。


  RowanSimons说:“大家关心的都是足球的塔基问题,我的想法是足球是一个娱乐,就是一个玩儿。那么我在想,以后我们这些业余俱乐部是否也能参加投票,选举中国足协,让中国足协真的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个行业协会呢,像英国一样,能够成为我们行业的代表?我已经来了20年了,我希望有这个机会。”


  张路对他说:“你再坚持一下,你已经在中国等了20年了,完全可以等到中国足球发展的契机的。”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京ICP证09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239号 京ICP备 10042630号 京网文【2011】0569-187号

客服电话 400-065-2018   QQ: 有问题请联系我    邮箱:xuxq@chinago.cn

Copyright ® 2008-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