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中国首页 | 手机客户端下载 | 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北京

[切换城市]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
加油中国官方微信

村队如何成中国业余足球标杆

时间:2014-02-09 15:30:41 浏览:42791次 作者:




“赢的想法肯定有,但说实话,少输当赢,浙江队毕竟是职业俱乐部,这个差距我们还是看得见的。”操着一口标准的武汉普通话,武汉宏兴俱乐部总经理黄承高这样评价今晚和绿城的足协杯第三轮比赛。

   连克深圳风鹏和延边长白虎这两支职业球队,创纪录地杀进足协杯第三轮,业余俱乐部武汉宏兴已然成了今年足协杯最大的话题。人们都在惊讶,一支由武汉三个昔日的城中村集资而成的球队,是如何在过去5年间,为中国业余足球树立起了新的标杆。为此,时报记者昨日联系到了已于前天抵达黄龙体育中心的俱乐部总经理黄承高,希望从他口中探寻到一些“村队”是如何炼成的秘密。



part1


村队是如何炼成的

球员全受过职业训练 末位淘汰每年引进新人


  “之前刚淘汰延边那会儿,手机都被打得发热了。”黄承高笑言,由于宏兴意外成了首支晋级足协杯第三轮的业余球队,包括央视在内的全国多家媒体都来要求采访,让他的手机成了热线电话。

   26名队员,主教练是曾带领湖北男足参加过十一届全运会的吕守华,此外还有助理教练、守门员教练、队医以及清一色的国家队装备,如果光看行头,武汉宏兴绝不是一支传统意义上的业余球队。

   成立于2008年的武汉宏兴俱乐部,前身是武汉市江汉区贺家墩村足球队,由三个已经被改造的武汉的城中村——姑嫂树村、航侧村和贺家墩村集资组建而成。“三个村原本就各自有各自的球队,但2008年,因为想参加全国城市联赛,实力不够,所以大家一商量,索性将队伍合在一起,注册组建了宏兴队。”之所以叫“宏兴”,黄承高说,是因为当时集资组建的企业里有个公司叫宏兴,寓意着大展宏图,兴旺发达。

   当然,黄承高的确也没有想过宏兴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兴旺发达。不过2008年,武汉光谷退出中超并最终解散,给了武汉草根足球发展的契机。就在光谷解散的那一年,宏兴引进了几名光谷旧将,和原本村队的队员共同组队参加了当年的武汉市甲级业余联赛,并一举夺冠。

   之后,尝到甜头的宏兴开始延续这一引援机制。如今,全队26名球员全部受过专业训练,比如中后卫张啸啸,就曾是武汉卓尔冲超时的中后卫,黄磊曾以安徽九方队队长身份率队征战中甲,至于队长邓圣,则跟邓卓翔、荣昊当过多年队友……

   “像我们这个队确实对队员要求比较高,没点水平肯定进不来。”黄承高告诉记者,球队一直坚持末位淘汰,每年都会补充三四名新人,由主教练挑选,平均年龄也始终保持在二十六七岁,即便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青训系统,但一样不担心人才断档。


球队负责安排工作 只上三个月班年薪超10万


   这并不是武汉宏兴第一次为人所关注,早在去年的足协杯,武汉宏兴就曾以“首支晋级次轮的业余球队”身份而崭露头角,只不过在第二轮中,他们以一球小负成都谢菲联。

   强大的竞争力背后是超越一般业余俱乐部的雄厚财力。去年足协杯,第二轮与谢菲联的比赛赢球奖高达300万元,丝毫不比中超球队逊色。“和绿城的赢球奖我们不会公开,因为我们不想让别人对我们有 暴发户 的看法。”对于此前盛传的战绿城400万赢球奖的说法,黄承高表示这完全是媒体根据去年的奖金做的推算。但奖励肯定会有,而出钱的则是宏兴的第四个出资方——福星惠誉房地产有限公司——武汉第一家上市的房地产公司。

   尽管不愿给出一个精确的数字,但黄承高透露,维持武汉宏兴俱乐部运作,一年的开销在600万到700万元之间,“大头由福星惠誉出,剩下的由三个村约20家村办企业分摊,至于每家出多少钱,没有统一的标准,看各家的实力。”

   由于湖北体育局为宏兴俱乐部提供了免费的训练场地,队员的住宿也全在那里。因此每年六七百万的投入大多花在了队员的赢球奖和外出打客场的差旅费上。

   俱乐部的球员每年都能领两份薪水,一份来自俱乐部为他们安排的工作,大多在村办企业的公司里上班,工作时间也相对固定,从每年的11月到第二年2月,其余8个月安心踢球。另一份薪水则来自以赢球奖形式发放的工资,也是球员收入的大头。“具体数字保密,每名球员收入不一样,但(年薪)肯定要远远高于10万。”黄承高说。相比于武汉白领3245元的平均月收入,10万元的年薪并不低。


part2


村队模式为何难以复制

集资建队降低风险 回报股东是笔不小开销


   村办企业集资出钱,配合一定比例的企业赞助,这一独特的建队模式成了武汉宏兴俱乐部得以笑傲中国业余足球界的原因。但黄承高也直言,这样的模式很难被借鉴。

  宏兴的“村队”模式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国内的业余俱乐部,大多是企业出钱赞助,几乎全是独资。这也意味着一旦企业撤资,球队就存在解散的风险。宏兴俱乐部的集资建队模式就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这样的风险。“有钱的(村办)企业多出点钱,困难的就少出点。有钱我们就多打点比赛,没钱就缩短赛程。”黄承高介绍,在武汉,一年投入40万到50万元就能打联赛,像宏兴这样的俱乐部一年有50到60场比赛要打,包括湖北和武汉的业余联赛,亚足联举办的中国展望城市联赛,全国业余足球联赛等,对于一般俱乐部来说,仍有很大的可选择余地。

   当然,宏兴的“村队”模式也有难以推广的地方,其中最大的一点就是俱乐部的投入并不求回报。黄承高坦言,当初之所以考虑组建宏兴俱乐部,初衷就是希望能将因为旧城改造而住得分散的村民,因为足球而重新聚集起来。和大多企业赞助的俱乐部明显不同。“我们口号是快乐足球、重在参与,上轮和延边的比赛,4000多村民到球场替队伍加油,他们是在为自己的球队加油,这种气氛非常好。”黄承高说。

   此外,“村队”模式需要回报“股东”,这同样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宏兴的客场比赛,作为一种企业福利,会有部分村民能够跟随球队出征,费用自然全部由俱乐部买单。在和记者的聊天中,除了手机,黄承高手里还攥着一叠厚厚的火车票,这是100多名前来杭州的村民的回程票。“买的全是软卧,345元一张,100多人来回就是七万多块,另外还有部分人的飞机票、食宿,算上队伍的十几万,这趟下来怎么也要三十万。所以我们尽量少打客场,实在去不起。”黄承高说。为了减少开销,宏兴曾向绿城提出过换主场的要求,但被绿城拒绝。


业余足球是基础 中国足球需要更多武汉宏兴


   中国足球想要崛起,改变倒金字塔结构是关键。而在这其中,作为塔基的业余足球和草根足球,作用尤其巨大。武汉宏兴的“村队”模式无论能否被复制,但其健全的队伍结构和成型的理念都值得中国其他的业余足球俱乐部学习。

   在武汉宏兴成立之前,姑嫂树村、航侧村和贺家墩村就有着浓厚的足球氛围,姑嫂树村出了一个女足国脚岳敏,而航侧村则出了更有名的国脚蒿俊闵。“由于宏兴俱乐部的存在,吸引了村里越来越多的小孩开始踢球,包括我的儿子。”据黄承高介绍,村里目前除了有宏兴一支俱乐部外,每个村都保留了一支球队,“只要年满18周岁,就能参加,但前提必须是这个村的村民。”三支村队和另一支球队组成了又一个小规模的联赛,每周末捉对厮杀,而宏兴俱乐部的球员则不被允许参加。

   有媒体建议宏兴完全可以参加乙级联赛,“的确,我加个100万200万也能打职业联赛,但我们不想,因为我们不是为了这个搞足球。”黄承高坦言,他希望宏兴俱乐部至少能带给三个村的村民享受足球的机会,而不用受金钱和成绩的束缚。

   以英格兰足总杯为例,每年,近700支俱乐部会在足总杯上亮相,其中近半数为业余球队。“足协杯引进了业余俱乐部,这是一个好事,如果可以达到英格兰足总杯那样的规模,中国足球就有希望了。”黄承高的话更像一个美好的愿望,但中国足球想要发展,还需要更多的“村队”。据《青年时报》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京ICP证09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239号 京ICP备 10042630号 京网文【2011】0569-187号

客服电话 400-065-2018   QQ: 有问题请联系我    邮箱:xuxq@chinago.cn

Copyright ® 2008-2014